欢迎来到 北京赛车微信群- 泉州0595新闻资讯网 !    

纪念赛福鼎·艾则孜诞辰100周年

时间:2018-10-12 14:39 点击:
从某种意义上说,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的赛福鼎·艾则孜,也是我国维吾尔文学的杰出代表。他一生的创作经历,便是维吾尔文学由韵文体创作向散文体创作过渡、转

  维吾尔文学的杰出代表

  ——纪念赛福鼎·艾则孜诞辰100周年

  艾克拜尔·米吉提

  2015-03-09期26版

C2015-03-09zx2601_P_1_708_563_1246_959

  1959年,担任第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赛福鼎同志同(左)邓小平副总理(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亲切交谈

C2015-03-09zx2601_P_1_372_1588_917_1960

1993年,赛福鼎同志(中)在新疆

C2015-03-09zx2601_P_1_55_2488_283_2872

《赛福鼎诗选》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C2015-03-09zx2601_P_1_332_2487_632_2865

赛福鼎历史长篇小说《苏图克·布格拉汗》(维吾尔文)    民族出版社出版

  

  编者按:

  今年的3月12日是赛福鼎·艾则孜同志百周年诞辰。赛福鼎·艾则孜曾为中国共产党第十、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八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他不但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民族工作的卓越领导人,杰出的社会政治活动家,也是著名的文学家、诗人,是我国维吾尔文学杰出代表。赛福鼎·艾则孜一生钟情于文化艺术,对于新疆十二木卡姆艺术的抢救保护做出了重要贡献。本刊副刊邀请全国政协委员、著名哈萨克族作家艾克拜尔·米吉提和著名维吾尔族作家阿不力孜·阿不都热依木撰文,介绍赛福鼎·艾则孜的文艺成就,作为对其百年诞辰的纪念。

  从某种意义上说,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的赛福鼎·艾则孜,也是我国维吾尔文学的杰出代表。他一生的创作经历,便是维吾尔文学由韵文体创作向散文体创作过渡、转型、发展的历程。从喀喇汗朝时期的维吾尔族文学煌煌巨著———长诗《福乐智慧》等开始,时至20世纪30年代,维吾尔文学基本保持了韵文体传统。赛福鼎·艾则孜于1938年发表的短篇小说处女作《孤儿托合提》,应当是维吾尔文学史上第一篇小说,是开辟了维吾尔现当代文学小说创作先河之作,从文本学和文体学角度来说,在维吾尔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同时,也体现了一个古老民族文学发展新的步伐。

  赛福鼎·艾则孜,维吾尔族,新疆阿图什市松他克乡瓦克瓦克村人。1915年3月12日出生于一个开明的爱国实业者家庭。他父亲喜好音乐、诗歌,提倡新式教育。这一切,对他少年时期影响很大,以至于确立了他对音乐、文学的酷爱和一生执着追求。1932年他参加新疆南疆农民武装暴动,当过战士、秘书。1934年在阿图什担任小学教员、校长。1935年由当时奉行“联俄联共”政策的盛世才政府派遣一批新疆青年赴前苏联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中亚大学留学,他便是其中一员。1937年毕业返回新疆,在盛世才开办的迪化(乌鲁木齐)政治训练班学习。1938年被派往塔城报社工作。也正是从这时起,他开始了自己的文学生涯,并始终自觉坚持“为人民”写作,为时代呐喊讴歌。这是与他在中亚大学留学期间接受马克思主义教育,接触革命文艺熏陶和作为一位投身革命者的志向分不开的。

  在《孤儿托合提》之后,赛福鼎·艾则孜又连续发表了五篇短篇小说——《两种景色》、《当代奴隶》、《痛苦的记忆》、《遗物》、《光荣的牺牲》等。这些小说,同样填补着当时维吾尔文坛的空白。《孤儿托合提》描写了一位名叫托合提的孤儿,在河堤决口时,被人们活活埋进河堤以堵决口的悲剧故事,读来令人震撼。《遗物》、《光荣的牺牲》则是两篇以反对日本侵略者为主题的作品,作品透出一种强烈的爱国主义色彩。上世纪40年代,他以戏剧创作为主,主要作品有《战斗的姑娘》、《辉煌的胜利》、《9·18》、《不速之客》等,发表了诗作《统一战线》,这些作品依然是以抗日战争为主题。即使在今天,在迎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同样散发着强烈的时代意义。与此同时,赛福鼎·艾则孜还翻译介绍国外优秀剧作,如意大利剧作家卡尔洛·哥尔多尼的《一仆二主》、乌兹别克斯坦剧作家哈姆扎·伊克姆·扎达的《地主和仆人》等,并自导、自演,亲自搬上舞台。

  回顾赛福鼎·艾则孜的创作历程,可以发现几乎每隔10年为一个发展阶段的规律。如果说,从1938年起到新中国成立前夕,他的作品主题所关注的是控诉旧社会的黑暗,反抗阶级剥削,反对法西斯侵略,寻求人民解放。那么,在新中国成立前夕,他作为新疆特区特邀代表团团长来到北京,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1949年10月1日登上天安门参加开国大典,亲耳聆听毛主席向全世界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于今天成立了”,亲眼目睹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自此开始,他的文学创作进入一个全新主题。那就是歌颂党、歌颂人民、歌颂新中国、歌颂新生活。上世纪50年代,他作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任主席前后,在繁重的工作之余,创作了《图尔迪·卡斯木的欢乐》、《农民的节日》等一批纪实、特写,《发面团儿》、《斗争之路》等话剧,推出剧本选《战斗的历程》(1959)。上世纪60年代初期,他创作了《第一列火车的鸣叫声》、《腾飞吧,伊犁》、《母亲》等散文、小说、诗歌作品。70年代,创作了《红隼》、《歌唱吧,百灵》、《萨拉姆,帕合太里克》等散文诗和诗歌,出版散文随笔集《博格达峰的回声》(1973),诗集《风暴之歌》(似应译作“博格达之韵”为宜。1975)。进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繁忙的工作负担的减轻,他在年过六旬之际,获得了相对富裕的创作时间。于是,晚年的他进入了创作井喷期。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