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北京赛车微信群- 泉州0595新闻资讯网 !    

山西90后诗歌大展

时间:2018-10-11 16:57 点击:
山西90后诗歌大展 参展作者名单: 高晓东 寇宗源 杨 韵 粱鸿星 仝 晓 赵 应 赵 伟 刘肖旭 李鑫鑫 王增增 荆卓然 吕志超 赵星瑜 王 蒙 安丽媛 李 瑞 赵 暾 参展作

  高晓东 寇宗源 杨 韵 粱鸿星 仝 晓 赵 应

  赵 伟 刘肖旭 李鑫鑫 王增增 荆卓然 吕志超

  赵星瑜 王 蒙 安丽媛 李 瑞 赵 暾

  参展作者简介:

  高晓东:1991年出生于山西吕梁,榆次市作家协会会员,2011年获第四届“中国青少年作家记者杯”全国征文二等奖。山西省阳泉作家协会平定首届“郎酒杯”文学大赛三等奖,山西省首届“金钥匙”杯文学创作大赛优秀奖等奖项。文字见于《散文诗校园文学》《佛山文艺》《阅读经典》《当代诗人》《山东文学》《意林文汇》《新蕾》《淮风》《诗歌文艺》《派度诗刊》《天涯诗刊》《新作文》《左右》《金牌九零后》《大河报》《台湾新闻报》《西藏青年报》《三晋都市报》《九零文选》《中国青年诗人》等多家刊物。

  寇宗源:1992年出生山西省朔州市应县,朔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星星》《延河》《黄河》《西北军事文学》《九州诗文》《都市》《散文诗》《天津诗人》《山西日报》《三晋都市报》《杂文报》等百余家杂志报刊,入选《2013年中国诗歌排行榜》等选集。某刊物编辑。

  光双龙:笔名杨韵,山西绛州人,青年诗人、作家,作品散见于《每日新报》《九头鸟》《天津教育报》《中国文学》等报刊杂志,《钟音诗刊》主编,著有诗集《诗地拾零》,短篇小说《浑蛋》,中篇小说《和初恋打个电话》,长篇小说《沉默的软肋》等,山西运城楹联学会会员,现混迹于天津。

  梁鸿星:90后诗人。笔名文非。籍贯山西介休,现居天津从事编辑、图书策划工作。天津三色堇诗社成员。作品入选《天津青年诗选》等报纸刊物。

  仝晓:山西运城人,青年诗人,文化学者,出版诗集《悲秋叹》,学术代表《浅谈先秦诸子》,作品散见于:《钟音诗刊》《诗参考》《诗歌月刊》。

  赵应:男,1993年生于山西大同市灵丘县,现求学于山西临汾。2012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黄河》《延河》《飞天》《星星》等近百家刊物及选本,著有诗集《微神》。

  赵伟:山西右玉人,1993年生,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有散文作品入选《中国2013年度全国90后先锋作家作品精选》,散文诗作品入选《中国散文诗人2014年卷》,诗歌作品入选《2014年全国高校文学排行榜诗歌卷》,《疯狂作文》新星星座作者,新课程作文导报校园专栏作者,《安徽莫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签约作家,作品散见《黄河》《文学月刊》《天津诗人》《新作文》《疯狂作文》《才智》《心情美文》《美文》《青春美文》《求学》《当代教育》《新课程导报》《朔风》《中学生优秀作文》《少年月刊》《中国校园文学》《散文诗》《羊城晚报》《天津日报》等全国三百四十多家报刊杂志。著有散文小说集《那季落花不悲戚》,散文集《相逢雨季,转身花期》。

  刘肖旭:笔名诗文,1993年生于山西吕梁,安徽省青年作家联合会常委,全国作家联谊(研究)会终身会员,作品散见《黄河》《文学月刊》《中国魂》《陕北诗报》等几十余家杂志报刊,系《新诗刊》编辑,《钟音诗刊》编辑,《元翊时代》主编。著有诗集《疼痛》。

  李鑫鑫:1995生于山西长治,笔名左北,现就读于曲阜师范大学13级文学院戏剧影视文学专业,中国90后作家联谊会会员,合肥莫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文学部签约作家,首届山西90后文学交流会副主任,钟音文学网编辑,作品见于《黄河》《羊城晚报》《中学生百科》《新作文》《金牌读写》《文学月刊》《上党晚报》《语文导报》《同学少年》《90时代》《天涯诗刊》《东坡文艺》《新诗刊》《阳泉矿区文艺》等文学期刊。有作品入选《中国2012年最佳校园文学作品精选》、文集《这是我一直想对你说的话》。

  王增增:1992年3月生于山西平遥,晋阳书社创始人兼名誉社长,太原诗词学会《风雅颂诗刊》副主编,文字散见于《山西日报》《黄河》《文学月刊》《晋阳诗集》《新诗刊》等报刊杂志。

  荆卓然:90后,2010年开始文学创作,并于同年开始发表作品,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曾在《星星》《诗选刊》《黄河》《山东文学》《上海诗人》《边疆文学》等报刊发表。系山西省作协会员、阳泉师专《星星草》文学杂志社长兼主编、《新声报》社主编。

  吕志超:生于1991年,临汾安泽人,安泽县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常见于《安泽文艺》《荀乡情韵》,有诗发表在《新诗刊》《关东文苑》等,代表作有《回家》《又是一年粽飘香》《幸福》《等待》《今年,我二十三》等,近期创作《春来又见黄花开》。

  赵星瑜:女,1994年生,山西大同人。现就读于太原理工大学现代科技学院经管系。作品见于《黄河》等刊物。

  王蒙:男,90后,山西太原人,满族,大学本科在读,山西工商学院新校区石浪文学社社长,中华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青年文学协会会员。《青年文星》名誉主编、执行主编。作品散见于《青年文星》《中学生辅导报》《原平报》等。曾获“14届语文报杯全国作文大赛省级二等奖”,获“英国狄更斯杯创意写作与摄影大赛国家级三等奖”。

  安丽媛:就读于山西财经大学华商学院。

  李瑞:男,1994年生人。山西忻州人,现就读于安庆师范学院。白鲸文学社副主编、安徽省高校文联编辑部编辑、全国高校文联会刊编辑部编辑。作品发表于《安庆日报》、《先锋诗歌文本作品选》、《初民》、《春泥》、《季节风》、《白鲸报》、《敬敷文学》等杂志、报刊。

  赵暾:90后,山西阳泉人。

  参展诗歌作品:

  《被风挂在树梢的回忆》

  @高晓东

  我记得 树梢的末端 应该有风拂过

  然后将 亘古的记忆 悬挂

  像一个个 透明的风铃

  清晰 悦耳的 都是昨天的心事

  或许 等到一个安静的 傍晚

  乌鸦的睡意 会勾起一些黑色回忆

  就这样 树梢上的泥污

  被一阵风 抖落

  抖落的还有 乌鸦黑色风衣下的

  黑色回忆 连带瑟瑟发抖的冬季

  都被蕴藏在 结冰的湖面下

  挂在树梢的 不止是回忆

  还有一颗 秋季遗忘的红苹果

  独自成熟 或许

  有一阵风 总会把它吹落

  吹落的还有 我挂在树梢的回忆

  《文字狱》

  @寇宗源

  踩在文字堆砌的峰峦,高处不胜寒

  眼泪被有毒的鲜花刺的生疼,生疼

  双手合十,祈求可以与时光逆行

  站在文字与仕途的叉路口

  只看了看那片带霜的落叶,就开始落泪

  曾在平仄的歌谱中转运,骄傲的像个英雄

  经常在夜半饿醒,打开窗户喊魂

  丰满的精神比不上一颗瘦瘪的食粮

  文字的砖头堆起一座空城,被自己围困

  诗人,只是三寸天堂里一个薄命的英雄

  拜托,离我远点

  这一生,我只和我自己相依为命

  《和母亲打电话》

  @杨韵

  和母亲打电话

  不到一分钟就结束了通话

  母亲说:我和你父亲在收拾院子

  下雨了,不把玉米收起来

  今年的付出就没有回报了

  农村人

  最讲究的是付出就要有回报

  不然,儿女上不了学

  长大的孩子娶不了媳妇

  这一切告诉我

  下雨时,农村必然是热闹的集市

  雨越下越大

  温室大棚的墙是用土驻的

  温室大棚的油纸是用钱买的

  这些都是钱,农民的血汗钱

  温室大棚的庄稼

  是我父母过日子的保障

  是我没钱时的一个电话

  这短暂的通话

  母亲还告诉我

  她和父亲还没吃饭

  我一看表

  晚上八点半

  农村就是这样

  九十点钟才会把热腾腾的饭菜

  端上饭桌

  这才吃下一天的辛酸

  现在以后

  不管我多么的富有还是贫穷

  我不会忘记

  我是农民的儿子

  不会忘记

  我是在那个叫西行庄的小村庄

  长大的

  我的父母是农民

  我的祖祖辈辈都是农民

  从这一刻,我告诉你

  告诉全世界

  我

  是农民的儿子

  《春的舍利》

  @梁鸿星

  秋天死亡的速度

  风 一吹就落

  叶子落在瓦片上

  他还愿在半空中享受这个世界

  冬天禁锢

  雪在堆积

  太阳化作生命的绿滴

  他从雪里探出了头

  他在屋脊上飞舞

  旋转 落下

  不,他还是落下

  落入尘土之中

  待到 归来

  大地萌发蓄意

  涅槃而去

  《三魂七魄》

  @仝晓

  轻薄而淡 木萧萧

  无奈春去冬又来

  撩起千年愁绪 兰草馥郁

  如今你 依然 长发飘飘

  思念心 为你打开

  芳草萋萋,不见君至

  洞庭波如斯

  掀开尘封的记忆,凌乱不堪

  拨一清泉,为你等待

  西去的残阳,写满忧伤

  那是对你的思念

  窗外枫叶凋落 悲伤

  鸳鸯蝴蝶寻不到

  静候秋风下,无助

  落叶飞舞,满地 失落

  柔情缠绕指尖 释怀

  孤对月伤怀 清泪淡淡痕

  静听忧伤 倏忽远逝

  红杏出墙 惊断肠

  红帕试泪 掩不住含情脉脉

  轻抚弱柳 寸断千愁

  寻寻觅觅

  任由思念倾泻 奔腾

  千里之外

  把记忆揉碎 顺流而下

  芷兰若幽幽 一如你的美

  把你珍藏心间

  怅然 对你念永不停

  《卖凉粉的汉子》

  @赵应

  投石的吆喝,被路人置之

  不理,单肩挑的担子

  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我作证,他卖的都是真货

  卖凉粉的黑壮汉子,不比

  自家的猪更会安身

  立命,四口之家的口粮

  全靠他一年四季

  反复追求,他儿子时髦

  喜欢玩微博,有一天

  突然对他说:爸

  咱俩互粉吧

  《接外婆到北京》

  @赵伟

  她包了厚厚的麦子 包了火柴

  搬了榆木的手拉风箱 被外公制止了

  北京到乡下的路 狗尾巴草三番五次地

  阻挡她的身高 视线和慈祥

  每走一步 她问我

  北京的天会不会也有斑鸠和喜鹊

  街上卖不卖今年的新棉 醋呢

  我拉过她 像拉一支风中的稻草

  到了检票口 她要往出退 她说

  你姥爷留下的羊皮我忘记了带

  她喊我 声音里带着血

  她吐了长长的一条版图

  她把起了老茧的手牢牢地按进了冬天的伤口

  我对她说 就快到了

  你看那淹没贼寇的护城河

  你看那熙熙攘攘的鸽子成群结队地醒了

  从车站下车的那一年 外婆躺在黑白的相框里

  看到整条大街 绿灯亮起

  《我的疼痛》

  @刘肖旭

  1993年,我没有选择一尊富裕的母体

  延续着刘家的穷脉新生

  我必将走出大山

  必将把河流的疼痛喊成一首诗

  村庄的疼痛除了荒芜

  还会把农民逼出土地

  逼出家乡,逼到城市里,逼成农民工

  空留漫山的坟冢死守

  繁华处的乞丐是城市的伤疤

  疼痛堆叠处落日在流血

  大地会震,震源牵扯着痛源

  一个疼痛,就会辐射960万平方公里

  我有时甚至会疼痛这个民族的信仰

  直到把所有的佛寺佛塔

  叩拜成国人虔诚的释迦

  《我这个女人》

  @李鑫鑫

  我是个女人,我不喜欢女人

  我厌恶看着女人的感觉

  我觉得女人和男人就是不一样

  起码身体构造就摆在那

  看女人

  我会不如看男人心里畅快

  这几年,男人说我变了很多

  熟悉的脸庞和消瘦的心

  还有已经被邪恶占据的灵魂

  我抽烟喝酒的样子已经把男人吓坏

  夜晚我还骨瘦如柴的身体

  男人跑了。我根本摸不到他

  也闻不到任何温度

  男人的潜意识是龌龊的

  比如能随便和女人不了了之

  我想见男人,还讨厌那种感觉

  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这个女人就和寄生虫一样

  能在男人中飞来飞去

  罢了。都罢了

  男人乏了,说我不像个女人

  却更适合做情人

  《入戏太深》

  @王增增

  (一)

  这些年,东安社堆满了黄色的

  玉米,和赤裸裸的梦想

  街头巷尾老去的青石上,棋人们在说

  王老五的儿子考上大学了

  赵家姑娘嫁到了天津

  落日余晖,有出息的人终于

  背弃故乡的风尘,大枣树还没有开花

  (二)

  你若不说,老去的河流就永远污秽

  你若不问,逝去的年岁就永远磨灭

  东安社,收起你厚重的黄土

  无人在意,谁家的屋舍造起

  新的烟囱

  父辈们夹起一支劣质香烟

  说,七块的就已经很有档次了

  (三)

  后来,我听说

  今年的庙会又大意了很多

  小学堂放了整整七天的假期

  满嘴大胡子的戏子,用胭脂

  淡抹浓妆,孩子们围着后台

  看了个水泄不通,以及斑斓多彩

  (四)

  东安社,对不起

  你逝去的灵骨,只是摆在了

  王氏祠堂,神位的方格里

  镌满了列祖列宗,以“王”开头的无数名字

  我捧一把黄土

  就捧起了你几千年年不落的

  青砖灰瓦

  (五)

  后街的堂、堂、堂哥

  娶亲了,新娘子凤彩霞衣甚是美丽

  我坐在檐头

  听着热烈的唢呐声

  看到了,母亲

  《一枚红叶,灼伤了我》(散文诗)

  @荆卓然

  一枚红叶,灼伤了我。

  躺在白雪上的这枚红叶,清晰的掌纹和脉络,点燃了整个冬天。

  我想弯腰捡起这枚红叶,又怕这羞红了的妹妹的脸,引爆心中的春雷,惊醒树上那只小鸟的梦幻。

  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绕过这枚红叶,就像当年躲过伊人横在宿舍楼前的目光,害怕自己的鲁莽,撞伤伊人的目光,搅乱伊人半遮半掩的心事。

  一枚红叶,灼伤了我。走过一枚躺在雪地的红叶,我冬眠的青春,揉了揉眼。

  《如果你的老公是煤矿工》

  @吕志超

  如果你的老公是煤矿工,

  那么请你好好爱他!

  如果你的老公是煤矿工,

  你一定知道井下是什么:

  是煤尘,漫天的煤尘,

  是黑暗,无边的黑暗,

  是危险,无时不在的危险,

  是四块石头夹一块肉!

  如果你的老公是煤矿工,

  虽然他在家的时间不是很多,

  但希望你知道他也期盼着回家能和你在一起。

  如果你的老公是煤矿工,

  你千万不要在他上班时间给他烦恼,

  因为随时都面对危险,

  一走神就不是失去感情那么简单,

  而是很有可能是失去永远的他。

  如果你的老公是煤矿工,

  请你原谅他说下班陪你逛街而迟迟还没回家,

  因为他加点了,现在走路上井,

  请你知道他心里比你还要着急。

  如果你的老公是煤矿工,

  请你在他快要回来的时候把饭菜准备好。

  这样他一回来就可以吃饭,

  要知道他已经辛苦一天。

  如果你的老公是煤矿工,

  希望你尽可能的少一些抱怨,

  请你为他默默的祝福,

  因为他最需要的是平安。

  如果你的老公是煤矿工,

  那么请你好好爱他。

  与你,遇见

  从不敢有过的奢求

  在心底默默地升起想要一份相遇的惊喜

  还记得

  去年你的一个回眸

  仿佛一个梦境

  让我重复了三百六十五个日夜

  眸光,掠过微笑

  让我听见,阳光流淌的声音

  今日,旧地重游

  想再次把你找寻

  可你,不知何时已离去

  思念,像一把无情的锁

  把日月星辰都锁在寂寞的深秋

  心底有千万个期盼

  希望 在下一刻相遇

  你给我一份惊喜

  《普拉斯的秘密》

  @赵星瑜

  你不知道普拉斯的秘密

  用一刻钟就能看清

  你不知道普拉斯的秘密

  西风和云雀从来就不是难题

  你不知道普拉斯的秘密

  波兰籍朋友与德国人父亲

  你的军腔像一架引擎

  法西斯分子也敌不过你

  她始终害怕你

  如犹太人一般喘息

  你不知道普拉斯的秘密

  十岁时埋葬了你

  二十岁却想埋葬自己

  你不知道普拉斯的秘密

  莱茵河般的

  蓝眼睛,与死神唇语

  《晋显中国风》

  @王蒙

  一声声深情的呢喃荡涤心谷:

  双塔之韵,

  掀起阵阵改革开放之革命风,

  宛若一对瑰丽闪耀的双子星,

  点染了梦的乐章。

  晋祠之韵,

  掀起阵阵古色古香之文化风,

  宛若一把动人心弦的古筝,

  升起了诗的高度。

  汾河之韵,

  掀起阵阵曼妙婀娜之水墨风,

  宛若一只曼舞轻飞的彩蝶,

  述说着缠绵的情话。

  楼台之韵,

  掀起阵阵中西交融之建筑风,

  宛若一个个夯实的肩膀,

  挺起了梦的脊梁。

  一声声幸福的呢喃萦绕心间:

  创新之韵,

  掀起阵阵自强不息之创造风,

  宛若一匹豪放不羁的骏马,

  演绎出黄土汉子的豪放粗犷。

  求实之韵,

  掀起阵阵朴素真挚之进取风,

  宛若一首荡气回肠的史诗,

  记载着华夏儿女的奋斗史。

  民族之韵,

  掀起阵阵团结互助之人文风,

  宛若朵朵缤纷的奇葩,

  芬芳了我们美丽的小康蓝图。

  一声声期待的呢喃唤醒希望:

  精神之韵,

  掀起阵阵如梦似幻之艺术风,

  宛若一个生机盎然的春天,

  酝酿出一季芳华。

  变迁之韵,

  掀起阵阵沧桑巨变之时代风,

  宛若一双神来之手,

  塑造出伟大而灿烂的时代。

  龙城之韵,

  掀起阵阵美轮美奂之中国风,

  宛若一只诗韵流溢的青花瓷瓶,

  写意出独具匠心的风雅韵致。

  晋显中国风,

  转动光圈定格成永恒的瞬间,

  那情、那景、那韵,

  敌不过声声波动心弦的呢喃!

  《做我自己》

  @安丽媛

  如果我的生命只剩最后一天

  我会拼尽全力将以往的辛酸当糖来尝

  因为那段辛酸让我一度抱怨连连

  我会感恩每个冷眼旁观的周边人

  是他们让我懂得了自我的强大性

  如果我的生命唯剩最后一天

  我会毫不犹豫将丰收的喜悦当榴莲来品

  因为那份喜悦让我一度安于现状

  我会感恩每个阿谀奉承的周边人

  是他们让我认清了谦虚的进步性

  如果我的生命仅剩最后一天

  我会坦然淡定将承受的痛苦当成长来享

  因为那份痛苦让我一度消极厌世

  我会感恩每个伤口撒盐的周边人

  是他们让我感受了勇敢的珍贵性

  如果我的生命独剩最后一天

  我会仔细斟酌将年少的冒失当动力来受

  因为那份冒失让我一度迷茫无措

  我会感恩每个质疑梦想的周边人

  是他们让我看到了理想的可塑性

  庆幸我的生命还剩最后一天

  让我在生命的倒计时中学会了做我自己

  《溶剂诗》

  @李瑞

  (一)

  看完一本小说感觉就像

  身体里的某一部位缺失

  了,玄幻小说宇宙之外有人

  在里面进进出出,大蝴蝶小罗盘

  秃了毛的仙鹤,看小说时

  我感觉自己在游泳大气层里

  水流充足什么

  星辰啊仙人啊都像胡萝卜

  一样塞满我家后院

  那块菜地

  看到这里,母亲打了个喷嚏

  把一把胡椒面儿

  撒在隔了夜的芝麻饼上

  (二)

  下午写诗会造成间接性

  耳鸣和头疼但是不要

  多想只有这两种

  没有咳嗽或者轻感冒

  爬进我脑袋的虫子你要

  喝酒吗?白酒还是米酒

  你这惹人喜欢的臭虫

  你要看我写诗?求之

  不得,哈哈

  一只自恋的虫子你今晚

  还会来吗,会允许我

  再摸摸你柔软的腹部吗

  感谢你,如果哪天想起来

  我会跟别人吹嘘

  我写诗看到了他妈的上帝

  (三)

  写诗近一年我还不能

  像先迈左脚再迈右脚一样

  自然地写一首像样的诗

  代词名词逻辑跳跃这些

  是我所害怕的

  我是这个,你是洋葱,他那个

  狗日的洋葱

  (四)

  在我隔壁两个人聊天当然

  是一男一女这用不着质疑

  他们在聊什么越来越大

  的就业压力和大气压平衡

  刺啦刺啦地撕布条

  气温在晚上没有回光返照我

  很冷你也在隔壁听吗?在我床下有

  人窸窸窣窣地脱衣服大晚上的

  这样很不好隔着几厘米厚的木板

  两边对称,我拱着腰你们也拱着

  腰,每天都一样

  我猜测你们

  也习惯裸睡一个男人一个

  女人,一个性感一个感性

  当然,你们经常忽视我

  存在的真实性,这一点我很清楚

  所以今晚我打算跟你说说

  最近我经常性的失眠症

  《朔方,我的故乡!》

  @赵暾

  我的故乡在朔方,

  那里的一草一木都脉脉含情,

  在我的心头打上了深深的乡愁的烙印。

  我同黄河倾心交谈,

  目光伴着它涌向遥远的地平线。

  我的乡愁镌刻在百年老树的枯叶上,

  被风吹落,

  从此扎根在河朔的林间!

  朔北的春,

  刚刚脱胎于漫天飘雪的隆冬。

  秦淮河畔已是柳绿花红,

  太行山簏的冰雪才开始渐渐地消融。

  裹挟着些许料峭的和煦暖风,

  吹着一路烟霞,

  也吹着看惯了莺飞草长的游人。

  微醺苦短人常醉,

  梦醒返璞归真。

  晋剧的旋律支撑着羁旅倦客的精神。

  爷爷从晋剧中找到了寄托,

  把他所有的记忆都留给了花艳君,阎慧贞,梁小云……

  每每回忆起他的音容笑貌,

  我的耳畔就仿佛萦绕着阵阵嘹亮的回声。

  一江春水滔滔东流,

  我的乡愁随着那晋剧抑扬顿挫的梆子腔,

  久久回荡在秦砖汉瓦砌筑的古城!

  夏天的河朔,

  让人不禁联想到参差十万人家的南国。

  虽然没有珞珈山簏的樱花万朵,

  但至少也曾在我心中荡起层层清波。

  我珍惜在故土的每一个夜晚,

  喜欢独自走在街上欣赏夜市的金灯万盏。

  我的记忆定格在凌空欲飞的悬空寺,

  暗恋它的一砖一瓦,

  一亭一阁。

  站在岸边遥望汹涌奔突的九曲黄河,

  壶口瀑布一泻千里,

  如同它身体里流动着的血脉,

  难以诉说,

  难以割舍!

  我的乡愁融进奔流不息的黄河水,

  绕过九十九道弯,

  流过了故乡的每一条沟,

  每一道壑。

  如同高亢的歌声,

  饱含老一辈改造人生命运的无尽思索,

  响彻那峰峦叠嶂的黄土高坡!

  八月秋高风怒号,

  已经到了收获的时节,

  秋风依旧吹刮着院子里杂乱的茅草。

  窗外透进两三方斜斜的阳光,

  才会偶尔感到时维九月、序属三秋的寂寥。

  这就是河朔的秋,

  故土的秋。

  七月流火短不了日头朗照。

  小时候的我常在屋顶上唱着童谣,

  唱着唱着就看到远方的路上,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肩上扛着锄头,

  手里紧紧地攥着镰刀,

  背上背着一捆一捆的黍谷麦稻。

  我的乡愁凝结在露珠里,

  滋养着在故乡田间劳作的乡亲父老!

  都说最冷的是朔方的冬天。

  北风卷地百草枯折,

  雪花大片地下落,

  随着凛冽的寒风开放舒展,

  稀疏而又分散,

  决不粘连。

  母亲河也披上了白霜,

  静静地守望着巍峨的太行山。

  从古到今往事如烟,

  飞雪不度雁门关。

  遥想当年,

  赵武灵王威震河朔,

  李氏父子打下了锦绣河山。

  古来秦时月,

  不到汉时关。

  我的乡愁随着簌簌下落的飞雪,

  一点一滴地渗入那斑驳起伏的黄土塬!

  我的故乡在朔方,

  那里的一草一木都历经沧桑,

  共同见证着历史的酸楚与兴亡。

  我的乡愁深深植入脚下的每一寸黄土,

  脑海里浮现折戟沉沙的疆场。

  无限怅惘,

  无限荒凉,

  一直蔓延到遥远的地平线上!

  朔方,

  我的故乡,

  我心中永远的天堂!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