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北京赛车微信群- 泉州0595新闻资讯网 !    

王志对话崔永元:长征背后的感动和怀念

时间:2018-10-11 11:52 点击:
崔永元 崔永元走进《面对面》实话实说《我的长征》背后的感动和怀念 央视《面对面》3月25日播出节目《崔永元:实话长征》,以下为节目内容。 他是中国最受欢迎的电视谈话节目主持人 我是第一高手 他发起了举世瞩目的《我的长征》电视行动 我在这个队伍中是

王志对话崔永元:长征背后的感动和怀念

崔永元


王志对话崔永元:长征背后的感动和怀念

崔永元走进《面对面》实话实说《我的长征》背后的感动怀念


  央视《面对面》3月25日播出节目《崔永元:实话长征》,以下为节目内容。

  他是中国最受欢迎的电视谈话节目主持人

  我是第一高手

  他发起了举世瞩目的《我的长征》电视行动

  我在这个队伍中是宣传队,我在这个队伍中是播种机,

  历时250天的艰难行走

  6100公里的坎坷经历

  他们脚上起这么大的泡,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水泡。

  70年前的长征往事

  尘封于山野的历史碎片

  我每见到一个历史的见证者和目击者,对我心灵都是一次养育,

  崔永元走进《面对面》实话实说《我的长征》背后的感动怀念

  人物介绍:

  崔永元,1963年出生,1981年入北京广播学院新闻系。1996年主持《实话实说》节目,2006年策划实施《我的长征》电视行动。

  2007年1月5日,由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发起的《我的长征》大型电视活动的行程全部结束。队员们用了250天提前4个月走完了原定的长征线路,由于这次活动从头到尾都有电视节目参与报道,整个活动吸引了数亿观众的目光。作为这次活动的发起者崔永元一直是人们关注的对象,提前结束的长征活动到底是为什么?艰辛的路途又给队员和他带来了怎样的感动和改变?幕后又有那些珍藏的故事没有被讲述出来。

  记 者:提前四个月为什么?是偷懒了呢?还是计划改变?

  崔永元,就是说明我们能力强,我本来预计最快的结果是十个月,最慢的我预计十三个月,没想到后来我们走得飞快,原来的测量是七千多公里,但是我们走下来是六千多公里。这是什么原因造成呢,是因为,比如我们翻一座山的时候,当地党史办告诉我们红军就是翻过了这座山,那么这山你有两种方式来翻,一种是按照山上的盘山公路翻过去,这是一种,一种是顺着这个山直接翻过去,我们通常的选择的是这样的方式翻过去,因为这样更艰苦一点,但是这样距离就短了

  记 者:回来以后会适应吗

  崔永元:刚开始有点不适应,我早就意识到可能会不适应。现在我的队员都处在失常的状态他们背着包,有的跑到山上去了,有的跑到沟里去了,有的在家里还接着睡睡袋,有的生病了,有的嚎啕大哭。我觉得现在状态都不太好,我真的希望他们尽快地调整过来。

  《我的长征》队员在8个月的时间里走过了9个省份,共行程6100多公里。

  ( 画面 音乐 )

  崔永元 :很多当年红军走的路,现在已经不是路了。我们在江西翻五岭逶迤腾细浪,翻其中一岭的时候用了三个向导,就是每个向导只知道三分之一的路,多年没走过了。我们用了三个向导才翻过这座山。里面全是原始森林,竹叶青蛇,把我们摔得乱七八糟,那一座山摔坏了两台摄像机。我们的行军速度是每小时五点五公里,最快的时候是每小时七点五公里,行军速度就是这样走。每一个小时休息五到十分钟,每天都是这样走。

  记 者:但是如果说八个月算下来六千一百公里,这个速度并不是很快。

  崔永元:对,不是很快。

  记 者:为什么当初没有把标准定得高一点?

  崔永元:当初我想,就我挑的这些人,能有四个人走下来就阿弥陀佛了。我甚至在第一个月,我们在瑞金走的时候我看他们脚上起的大泡,寸步难行。最严重的每个小时连一公里都走不到,就等于是挪了,拿着拐杖,一点一点的挪了。我当时就觉得完了,所以我那个时候接受采访的时候,我放了一个风,我说长征可能不是一蹴而就的,今年走不下来,明年还可以走。明年走不下来,后面还可以走,子子孙孙走下去。我觉得其实给自己找借口,因为知道这个项目有可能要流产了。

  作为这次活动的发起者崔永元经历了各个艰难的时刻,事实上路途中队员受伤这样的遭遇还没有把队伍击垮,最难的是《我的长征刚》面临资金的短缺,因为这次活动是采用制作和播出分离的运作方式,中央电视台负责播出,整个活动的经费要靠组委会自己筹措,而《我的长征》开始之初,并没有人看好这个项目,因为缺钱,工作人员曾有3个月没有领到工资。

  记 者:后来的状况有改变吗?

  崔永元:特别好,后来特别好,我觉得越往后越好,我最感动的是像大益普洱茶,像爱国者,像这样的企业对我们也是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给了巨大的支持,没有他们,就真做不下来。

  隔断

  这是2006年4月《我的长征》选拔队员的情景,队员们来自全国各地,当初选拔他们的热闹场景成为2006年很多人难忘的记忆,报名的人数达到5000多人。

  记 者:当初五千多人来报名是你想到的吗?

  崔永元:没有,我们当时是相机行事,我们在网上发了这么一个征兵令,征兵令就是大家都可以来报名,我觉得能有一百个人报,两百个人报,可能就不错了,这开玩笑呢,这可不是一个一夜成名的机会。这是个一年成名的机会,一年用玩命来成名的机会

  记 者:大家冲什么来呢?冲小崔的魅力?

  崔永元:面试那三天的时候,我特别激动,我没想到有这么多有理想的人,他们藏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年龄最大的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来报名。

  记 者:到底有多少人是冲着“长征”这两个字来的?

  崔永元:应该说也就一半人吧。

  记 者:但是虽然都叫长征,两次隔七十年,听起来很刺激。实质上完全是两码事,你觉得有可比性吗?

  崔永元:没可比性。所以你看我叫得非常清楚:“我的长征”,“我的长征”呢就是,王志的长征,崔永元的长征,就是非常个性化的,就是每一个人的长征,你在这个团队里走,但是你可能得到的这个东西,跟其他的队友不一样,

  记 者:造那么大声势,动员那么多人一起走,好象就不是你的初衷了。

  崔永元:其实我有很多种选择方式,我都选优秀共产党员,最次的是优秀共青团员,我可以都选人民警察,或者都选解放军,最好是特种兵,我选这样的部队,那他在路上,无论是行走的技能技巧,包括他们团队合作能力,我相信应该是一流的。因为有人都替训练好了。我总觉得意义不大,既然我们叫我的长征,想让它个性化,最好能把整个国家、国民的状态体现出来,这话听着有点大,但是我选的时候确实是什么样的人都在选。包括比如说选的这里面有几个我不喜欢的,有几个明显有弱点的都放进来了。为什么?我们是想看到他在长征路上的变化,我们想看到他的长征。

  记 者:但是你所选择的这些队员,心态也好,体质也好,在当今社会中间有普遍性吗?有典型意义吗?

  崔永元:有普遍性。你可以看看他们的体检表,城市人爱得的病他们也爱得,脂肪肝,高血糖,这些问题都存在。我总说它是当代中国社会人群的一个缩影。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