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北京赛车微信群- 泉州0595新闻资讯网 !    
当前位置: 北京赛车微信群 > 娱乐 > 对联 >

作家舒芜说红楼梦:贾宝玉为什么不喜欢读书?

时间:2018-10-11 06:21 点击:
作家舒芜说红楼梦:贾宝玉为什么不喜欢读书? 贾政要求宝玉走科第功名之路,是坚决的;宝玉拒绝走这条路,也是坚决的。

[摘要]贾政要求宝玉走科第功名之路,是坚决的;宝玉拒绝走这条路,也是坚决的。

作家舒芜说红楼梦:贾宝玉为什么不喜欢读书?

他不愿做的是以“洞明世事”为动力为内容为目的的学问,他不爱读的是以“练达人情”为源泉为题材为主题的文章。这种“学问文章”,通常被认为“男儿事业”,而从宝玉看来,正是“泥做的骨肉”的“须眉浊物”的勾当。

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只说宝玉抓周,净抓些脂粉钗环之类,长了十来岁,淘气异常,爱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等等。到了第三回,黛玉初来贾府,听王夫人说起有个“孽根祸胎,混世魔王”时,想起“素闻母亲说过,有个内侄乃衔玉而生,顽劣异常,不喜读书,最喜在内帏厮混”,这才加上了一条:“不喜读书”。

究竟宝玉为什么不喜读书?怎样不喜读书?不喜读什么书?不喜到什么程度呢?

同在第三回,马上就是宝玉第一次与黛玉相见,要给黛玉取一个表字:颦颦。探春在旁,问道:“何处出典?”宝玉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况这妹妹眉尖若蹙,取这个字岂不美?”探春笑道:“只怕又是杜撰!”宝玉笑道:“除了‘四书’,杜撰的也太多呢。”看了这一节,人们更有疑问:这像是个不喜读书的孩子说的话么?他把“四书”同其他的书分开,又是什么意思呢?

没有几天,第五回里,宝玉随贾母等在宁府家宴赏梅,饭后宝玉要睡中觉。秦可卿引他来到一间房子。

“宝玉抬头看见是一幅画挂在上面,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副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移到秦可卿的卧室,“刚至房中,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墙上挂的是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两旁是秦太虚写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宝玉这才含笑连声说:“这里好!这里好!”

这是一个极富表现力的细节,不用宝玉发什么大议论,更不用作者作什么抽象的解释和分析,一下子就把宝玉憎恶什么喜欢什么清清楚楚地表现出来。《燃藜图》是劝人“勤学”的,已经使宝玉心中有些不快,但似乎还可以勉强容忍。及至看清那副对联,宝玉才认为这里不可一刻居,连呼“快出去”。这就已经说明:宝玉不愿勤学,不爱读书,实在有着特定的内容;就是说,他不愿做的是以“洞明世事”为动力为内容为目的的学问,他不爱读的是以“练达人情”为源泉为题材为主题的文章。这种“学问文章”,通常被认为“男儿事业”,而从宝玉看来,正是“泥做的骨肉”的“须眉浊物”的勾当。对比之下,唐伯虎的画,秦太虚的对联,还有那一股细细的甜香,全是女性的形象、意境和情调,宝玉当然要连赞“这里好”了。

接着第八回,回目是“贾宝玉奇缘识金锁 薛宝钗巧合认通灵”,主要事件是宝玉去看宝钗,互看金锁和通灵宝玉,然后黛玉也来了,薛姨妈留了他们吃酒。而在这个情节的进行中,宝玉不爱读书的问题,附带地得到进一步展开。

先是宝玉要去梨香院看宝钗,“若从上房后角门过去,恐怕遇见别事缠绕,又怕遇见他父亲,更为不妥,宁可绕个远儿”。他从穿堂向东北边绕过厅后而去,遇见两个清客相公,说是要往贾政那里去,但又笑着说:“老爷在梦坡斋小书房里歇中觉呢,不妨事的。”说的宝玉也笑了。这都是突出地表现宝玉最怕见父亲,能避开就避开,连门下的清客相公都知道他这种心理。等到薛姨妈留他们吃酒,宝玉吃过三杯,“正在个心甜意洽之时”,李嬷嬷拦阻他不要再喝,他不肯停止,李嬷嬷便吓唬他道:“你可仔细今儿老爷在家,提防着问你的书!”“宝玉听了此话,便心中大不悦,慢慢的放下酒,垂了头。”薛姨妈连忙劝慰:“别怕,别怕,我的儿!来到这里,没好的给你吃,别把这点子东西吓的存在心里,倒叫我不安。”

这也是一个极富表现力的细节。它表明宝玉怕父亲到了何等的程度,也表明怕的内容就是他不喜读的书,父亲偏要他读,而且常常会考问他,父子矛盾的焦点,现在姑且可以说,就在读不读书,就在于读不读某一种书。

同在第八回里面,也进一步表现了宝玉并非真是什么书也不读,什么学问也没有,什么文化修养也不具备的。

就在吃酒时,宝玉说从来爱吃冷酒,引起薛姨妈和宝钗母女二人一致反对。宝钗嘲笑道:“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要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要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拿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

可见宝玉平日在人们心目中,有一个“杂学旁收”的印象,也就是说,在所谓“正经学问”之外,他倒是勤于其他学问,知识面比较广的。又,宝玉在去梨香院的路上,遇着两个清客相公之后,又遇着了七个管事的头目。他们向宝玉讨斗方儿,说是曾在好几处看见宝玉写的斗方儿,“都称赞的了不得”。宝玉笑道:“不值什么,你们说给我的小幺儿们就是了。”宝玉从梨香院回房以后,又让黛玉看他早起写的“绛芸轩”三个大字,哪一个好?黛玉笑道:“个个都好。怎么写的这样好!明儿也替我写个匾。”可见宝玉在书法方面也很下功夫,常写斗方儿之类,写了都给小幺儿们掌管。管事头目转述的称赞的话,容或免不了“捧哥儿”的成分,但黛玉却是不会胡乱恭维人的。

如果说,第八回关于宝玉喜不喜读书的问题还是附带涉及,那么,接着第九回宝玉上学,便主要是写这个问题。宝玉是主动要到家塾上学的,动机却只是为了能和秦钟朝夕相处。到了这天,袭人的临行赠言说:“念书是很好的事,不然就潦倒一辈子了,终久怎样呢?”袭人连字也不识,但是,她说的读书的目的,只是为了“不然就潦倒一辈子了”,正是事情的本质。尊严的老爷贾政,高雅的小姐宝钗,他们坚决要求宝玉读书,也无非就是这个目的。从贾政到袭人,就在这共同的目的下,结成一个坚强的联合战线,同宝玉的不喜读书进行着始终不懈的斗争。书中安排了袭人来做第一个出阵的先锋,实在很有意思。

但是,为什么目的读书,也就决定了该读什么书,而这却不是袭人说得出来的。于是,书中安排贾政接着出阵。

当宝玉来见贾政,报告要去上学时,贾政冷笑道:“你要再提‘上学’两个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话,你竟玩你的去是正经。看仔细站腌臜了我这个地,靠腌臜了我这个门!”这是全书中贾政第一次正式出场,也是全书中宝玉第一次见父亲的场面,贾政这几句话是书中他第一次训子的话,凝结着他对宝玉不喜读书的全部憎恶、愤怒和仇恨。众清客从旁解劝,说是“今日世兄一去,二三年就可显身成名的”,等于作了一个注解,说明贾政的目的是与袭人一致的。接着贾政对着宝玉的跟班,痛斥宝玉“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话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然后听说宝玉已经念到“第三本《诗经》”即“小雅”部分时,便下命令道:“那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是掩耳盗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的: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齐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