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北京赛车微信群- 泉州0595新闻资讯网 !    
当前位置: 北京赛车微信群 > 娱乐 > 对联 >

“虽然丰子恺故居现在不能开放,但大家还是想念想念日月楼”

时间:2018-10-11 06:19 点击:
原标题:“虽然丰子恺故居现在不能开放,但大家还是想念想念日月楼” 丰子恺的漫画作品影响深远,而作为新文化运动的启蒙者,丰子恺在美术、文学、宗教、音乐等领域的“学贯中西”和“仁人爱人”的为学思想启蒙和影响了几代人。丰子恺也是上海中国画院第一

原标题:“虽然丰子恺故居现在不能开放,但大家还是想念想念日月楼”

丰子恺的漫画作品影响深远,而作为新文化运动的启蒙者,丰子恺在美术、文学、宗教、音乐等领域的“学贯中西”和“仁人爱人”的为学思想启蒙和影响了几代人。丰子恺也是上海中国画院第一任院长。
2017上海书展,丰子恺外孙宋雪君(丰子恺次女丰宛音之子)、外孙女杨朝婴(丰子恺长女丰陈宝之女)携《日月楼中日月长——丰子恺家庭影像、随笔、漫画精选集》出现在“澎湃新闻”展台,通过澎湃新闻的直播回忆其外公晚年的生活点滴、艺术创作,以及对孩子的教育。
丰子恺后人自费投入维护并对外开放的上海陕西南路丰子恺旧居前几年由于邻居阻挠等种种原因被迫关闭,对此,宋雪君说:“(之前一直)有 很多人来参观,站在那个地方,看到丰子恺先生当年工作生活的小床和桌子,很多人流下了眼泪……虽然现在不能开放,大家还是想念丰子恺旧居,想念日月楼。”

“虽然丰子恺故居现在不能开放,但大家还是想念想念日月楼”

《日月楼中日月长——丰子恺家庭影像、随笔、漫画精选集》书封

“虽然丰子恺故居现在不能开放,但大家还是想念想念日月楼”

1957 年,丰子恺六十大寿时在上海日月楼前摄。丰子恺边的小姑娘为杨朝婴,丰子恺夫人徐力民边戴红领巾的男孩是宋雪君。
澎湃新闻:在公众的印象中丰子恺先生是个儒雅的文人,他以睿智的笔墨语言画着《护生画集》,始终保有童心,懂得诗词、音乐。那么在你们的印象中,外公丰子恺是怎样的形象?
宋雪君:丰子恺在大家的印象中应该就是一位艺术家,仙风道骨,但在我们第三代人眼中,他是位和蔼的外公。在我们(宋雪君与杨朝婴)有记忆的时候,外公的胡子就很长,早就白了。他特别和蔼可亲,至少对我们俩从来没凶过。最喜欢的是逢年过节到外公家去,因为那里是真正的归宿。其实我们在外公家很守规矩,他在二楼工作的时候我们在楼下从来不上楼。上午和午睡后的那段时间,他在那里聚精会神、孜孜不倦地工作,我们绝对不能去打扰他。但他一旦开始跟我们玩,就怎么玩都可以,把他当同伴玩也可以。还有就是,他带我们出去,你要买什么书,他就给你买什么书。要吃什么就给你买什么,所以童年到外公家是最幸福的时光。

“虽然丰子恺故居现在不能开放,但大家还是想念想念日月楼”

丰子恺在日月楼
澎湃新闻:外公当时给你们买过什么印象深刻的书吗?
宋雪君:《三国演义》连环画,题目我都记得,叫《战沔水》。这只是一本,我从他那里得到的书太多了。
杨朝婴:小时候还看到隔壁有人拿了一只毛毛的小狗熊,那个时候要八块钱一个,非常贵的,我是爱不释手,问人家哪里买的。外公也不声响,下一次去的时候就给我了。他很细心很体贴小孩的。因为他对儿童观察的很多,所以他画的儿童漫画里面很多都是体现小孩的,很真实、很接地气。

“虽然丰子恺故居现在不能开放,但大家还是想念想念日月楼”

丰子恺亲自给妻子和儿女拍的合照 澎湃新闻:丰子恺先生有两处居所最为有名,一处是缘缘堂,再就是日月楼。日月楼在陕西南路,几乎融入了上海的市井生活,能介绍一下“日月楼”现在的情况吗?
宋雪君:他一生居住的最主要的两个地方,一个在他出生的地方——桐乡,我们叫它故居——缘缘堂;一个是他在上海定居的房子,住了21年,直到去世,是一生居住时间最长的,这个地方他取名叫日月楼。很遗憾,前一个地方毁于日本人的战火,他带着全家逃出去了,人都在,但房子没了。上海房子还在,可惜他却在那里去世了。后来丰子恺的孙子丰羽自己出资,把当时房子的二楼和三楼买下来,布置成一个展馆。一楼价位太高,没有谈妥。二楼三楼开放之后,很多人来参观,站在那个地方,看到丰子恺先生当年工作生活的小床和桌子,很多人流下了眼泪。还有很多年轻人坐在那个地方,一直不走,就希望待在那里,觉得近距离和大师同在。甚至还有一个德国人,他说大师是有气场的,这里就有这个气场,所以大家在这里不想走。虽然现在不能开放,大家还是想念丰子恺旧居,想念日月楼。

“虽然丰子恺故居现在不能开放,但大家还是想念想念日月楼”

丰子恺手书日月楼横额
澎湃新闻:为了完成对老师李叔同的承诺,丰子恺晚年坚持创作《护生画集》,我曾经去过陕西南路的“日月楼”,印象最深的是他窗边小小的写字台和又窄又短的床,现在看来有点不可思议,因为现代画家会有一个很大的画案。那当时特殊环境下丰子恺的创作是怎样的情形?他的生活又是如何的?
杨朝婴:那个床只有一米五八,他人有一米七三。一家十几口人就集中在二楼三楼,外公因为要清静,要完成他答应弘一法师《护生画集》第六集,要提前完成。那只有这一小块地方——半个阳台是属于他的。他睡也在这里,然后凌晨天不亮开灯起来画,他是为了不影响家人所以才睡这么小的床。晚上睡觉都是曲着腿睡的。他很看得开。他有句话说,富贵于我如浮云。他只希望他的艺术变成像劳苦大众的医药米面一样的食品,把艺术作为一种精神食粮给到大众,这就是他的目的。

“虽然丰子恺故居现在不能开放,但大家还是想念想念日月楼”

1927年弘一法师在丰子恺上海寓所前摄
澎湃新闻:那个阶段丰子恺有哪张画是你们记忆比较深刻的?有一张画是《剪冬青联想》好像蛮特别的?
宋雪君:剪冬青的联想是公园里面有个园丁把高高低低的树剪平了,他觉得这是一种艺术,在丰先生看来,如果人也有高高低低,你也拿一把大剪刀剪过去,是不行的。所以他认为人应该有自然的发展,树和花草也应该有自然的生长。不要把它剪平,不要一刀切。这是他的愿望。

“虽然丰子恺故居现在不能开放,但大家还是想念想念日月楼”

《剪冬青联想》
杨朝婴:还有一幅画是《跌一跤且坐坐》,一样跌跤了,你不要怨这个怨那个,怨地皮不好,腿脚不好,他就坐下来,笑嘻嘻的。这是一种很好的心态。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