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北京赛车微信群- 泉州0595新闻资讯网 !    
当前位置: 北京赛车微信群 > 娱乐 > 对联 >

白银案被告高承勇:对于死刑早有心理准备(图)

时间:2018-10-11 06:19 点击:
老王也经营着一家小卖部,抓捕高承勇当天发生的事情老王至今还记忆犹新,“当天来了很多警车,就停在学校门口附近。但让所有的人都没想到的是,高承勇的户口因为

高承勇法庭答辩

高承勇法庭答辩

14年,11条人命。

高承勇最终还是没有逃脱。他最后所在的地方是白银市工业学校,在那里,他和妻子承包了校园内的小卖部。在学校的几年中,高承勇始终规规矩矩,本本分分的。以至于他被抓以后,老师和学生们都不相信和善的店老板竟然摇身变成了“杀人狂魔”。

高承勇自己很清楚的知道,他曾经那些残忍的行为,给整个白银市带来了多大的恐慌,“他有收敛,但最终还是没有控制住。”高承勇的辩护律师朱爱军称,“根据高承勇的供述,那段时间,不杀人,他就着急,就难受。”

7月18日,高承勇在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法院没有当庭宣判。7月25日,朱爱军律师接受法晚·看法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曾经和高承勇谈过他会被判什么刑,高承勇的态度相当的淡定,“他知道自己肯定会被判死刑。”

朱爱军问高承勇怕死不,高承勇的回答是“早有心理准备了”。

小卖部已被别人承包

白银市工业学校位于白银市白银区,是一所老牌职业学校。2016年8月26日,高承勇在这里被警方抓获。

如今学校已经放假了,不允许外人随便进入。高承勇被抓以后,在校园内掀起了轩然大波。老师和学生至今想起来这件事情都后怕,“居然和杀人犯在一起怎么久。”工业学校一名老师称,虽然距离高承勇被抓已经快一年了,但对于学校来说,各方面的影响仍然是存在的。

高承勇曾经承包的小卖部就在一进校门那栋教学楼的后面,是一栋独立的平房,面积约30平方米,没有什么装修。平时货架上摆放的就是饮料以及洗衣服、香皂等简单的日用品。高承勇被抓两天后,他的老婆也离开了。

如今小卖部已经重新粉刷后被别人承包了,名字也从“白银市工业学校学生服务部”改成了“爱心服务部”,“还有很多的东西都需要重新开始。”学校的一名工作人员称,高承勇的事情出来以后,对学校的影响很大,“主要是招生。”这名工作人员颇为无奈,“他在这里干了四五年,谁能想到他会是被通缉的杀人犯呢?”这名工作人员说自己认识高承勇,也和他打过交道,“老老实实的,根本看不出来。”

2010级的学生小T称,从他进入这个学校,小卖部就是存在的,小T每次去买东西,和高承勇说话的时候,都觉得高承勇很和善,脾气很好,就是不太爱讲话,“很低调”。小T说,当他知道连环杀手就是小卖部的老板时,真的给吓到了,“好几天都没睡好觉。”

慧慧是工业学校刚毕业的学生,她直言她上学的时候,几乎天天都会去小卖部买东西,也会和高承勇聊天,“你能想象,我们可以聊得很愉快吗?”

事情发生后,家人和朋友都很担心慧慧,她自己也后怕,朋友说她运气好时,她勃然大怒。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愤怒,“我就是觉得接受不了。”

开店时间缩短

工业学校的东边有一排小平房,开有小卖部,小吃店和废品收购站。这些店主几乎都认识高承勇,他们后怕的同时,也很庆幸,“本人和那个残暴的杀人犯完全没办法联系在一起。”一家小卖部的老板这样说道。

高承勇的小卖部不允许卖烟酒,因此高承勇总会到学校外东侧几百米外的小卖部去买烟,“买包烟,聊两句,但大多数时候他不说话,拿了烟就走。”小卖部的老板对于高承勇的印象就是不爱说话。

而在店里帮忙的一名女士说,高承勇的事情出来后,她特别害怕,好长时间都不敢到小卖部帮忙了,“喊了也不敢来,那个杀人犯,太恐怖了。”直到最近,才开始又来帮忙的。

老王也经营着一家小卖部,抓捕高承勇当天发生的事情老王至今还记忆犹新,“当天来了很多警车,就停在学校门口附近。”最初,老王以为是学校内又打架了,并没有当回事。没多久,他看到有人将一个用衣服蒙着头的人送上了警车。后来,老王听说有个杀人犯在学校被抓了,老王给吓坏了,一夜无眠。

老王强调,高承勇被抓后,邻居们在一起也谈论过这个事情,大家都很害怕,而老王改变了自己店里的营业时间,“一般下午就关门了。”

在工业学校附近收废品的张大哥直到第二天才知道旁边的学校抓了一个杀人犯。他赶紧上网看新闻,当看到高承勇照片的时候,张大哥震惊了,“我一看居然是他,平时总看到他来来回回经过,他竟然是杀人犯。”

高承勇有时候会去张大哥的店里卖纸壳、瓶子等废品,“不爱说话,事也不多。”张大哥说,这几年,隔一段时间,高承勇就会用板车推一些废品来卖,“说多重,给多少钱,从来没异议,拿了钱就走。”张大哥说,有些人会计较给是不是价格便宜了,称的数量少了,但高承勇从来没有计较过。

张大哥的妻子对高承勇的印象很深,她说高承勇个子挺高,但并不瘦弱的,比较强壮,衣着普通,但很干净,看上去还是挺和善的。张大哥的妻子说在高承勇的脸上几乎看不到其他的表情,他一直就是那么一个表情,“平静,喜怒不形于色。现在想还是觉得很可怕。”

盼望尽快判他死刑

高承勇作案的地点主要在白银市的白银区,白银区同样也是白银市政府所在地。如今第一个被害人“小白鞋”当年住的平房已经被拆除,盖起了楼房。最后一名被害人朱某遇害所在的陶乐春宾馆也被摘掉了牌子,她们的家人们已经不愿意再提及这些让人伤心的往事,现在他们所等待的就是法院对于高承勇的正义的宣判。

采访中,几乎所有的家属都不愿意在提及这些想起来就会让人觉得崩溃的画面,和高承勇被抓时候的激动相比,现在不少人都已经回归了平静。他们聘请律师,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他们希望法院能尽快判高承勇死刑,而且要立即执行,“我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一名受害人的家属如是说。

1994年,年仅19岁的石某在白银供电局的单身宿舍被杀。“现场特别惨烈,女孩子身上被捅了几十刀,脖子那里也被割了几刀,双手被捅的稀巴烂。”何阿姨的老乡曾经去给石某收尸,“当时老乡给吓坏了。”何阿姨说,石某当年是电力公司食堂的临时工,和另外一个女孩子住一间宿舍,当天那个女孩去了亲戚家,留在宿舍的石某就开始打扫卫生,正在拖地的时候,就被高承勇杀害了。

何阿姨至今记得石某的长相,“脸圆圆的,一笑有两个酒窝。”1998年,高承勇再一次在电力局家属院作案,这一次他杀害的是一名年仅8岁的小女孩晶晶。法晚·看法记者探访后发现,晶晶的家与石某当年的宿舍楼是并排的,都临近马路,两栋楼中间是小区进出的大门。

如今晶晶家仍然在小区内。晶晶遇害后,她的父母又要了一个孩子,“现在已经上高中了。”讲起当年的事情,李阿姨不由的有些唏嘘。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