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北京赛车微信群- 泉州0595新闻资讯网 !    

伤感的底子仍是一张笑脸

时间:2018-09-10 12:26 点击:
版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0年8月 定价:32.00元 初中时第一次到实验室做蒸馏的化学实验,老师指示我们打开本生灯,把仪器都设置好了,瞪大双眼等待奇妙的事发生。液体受热再遇冷凝结导引到净瓶里,留下剩余物在原先的空间。我期望看见像浊水静止时粒状

版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0年8月

定价:32.00元

初中时第一次到实验室做蒸馏的化学实验,老师指示我们打开本生灯,把仪器都设置好了,瞪大双眼等待奇妙的事发生。液体受热再遇冷凝结导引到净瓶里,留下剩余物在原先的空间。我期望看见像浊水静止时粒状物缓缓沉积的过程,却看不见。老师剩余物,介绍它的名字:残基!“是沉淀物吗?”我举手发问。老师立时寒了脸,我的头被隔邻同学敲了一记。方向弄错了!他悄悄纠正我。

残基是有什么上升了、升华了,然后留下的痕迹;沉淀物则是有什么下沉了、落实了,当下呈现的见证。阅读多了,总觉得有些文字像残基,意在言外,所指空灵,读者如瞻仰仙躯,推敲云霄之上的喻指;另外一些文字则像沉淀物,直是岁月人情之精华所聚,即使看上去黑沉沉,试味淡淡然。

上蒸馏实验课的许多年后,我认识了陈宁,晓得她还有一个笔名叫尘翎,大抵是谐音相生吧,但我总像当年分不清残基与沉淀物那样,分辨不了她何时会用陈宁,哪刻自称尘翎!这个叫陈宁或尘翎的女子,她所写的散文,经常给我一种感觉,它们活似处于一种残基与沉淀物之间的状态──不是两者之混杂,不是两者兼而有之,而是当你以为在这一边时,原来却已在另一边,反之亦然;而这,作者称之为她《风格练习》的产品。

“风格练习”的概念出于法国作家Raymond Queneau,很实验、很操作性的文字实践。日常生活片段,看似没有什么特别的人事,勉强可叫作小故事的,形成那短短的文字。重点不在于情节的铺演、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东西在某个角落冒出来,而是,通过一连串互有变化的叙述,转换语体、视点,产生了神奇的移位和错置效果;陈宁自言被这“开阔语言视黟的实验精神”完全迷倒了。于是,她尝试半仿半造,经营一种没有固定起点,也没有固定终点的文字;因不规则的游走移动,注定是一段段被打断的旅程。变化中的风格、风格的变奏,作为一种形式,逐渐跟其自许的形象——旅人──结合起来。

作者于香港成长,先后旅居台北、伦敦、巴黎、纽约,经常到北京及上海公干、旅游。故文字多有身处异乡的感性与省思。(乃亦自许为“旅人”。)其中尤以巴黎为其最爱,以致在其余地域,都不乏渗入花都的回忆和比较。她谈情人,离不开埃菲尔铁塔;睡眠,还归法式好梦。电影院当然要数拉丁区小戏院,连本书纽约的专章,都处处流露其心灵家乡的归旨。

于是,《风格练习》的终极矛盾,但也许同时是其终极趣味便显示出来了。真正永远在途上的旅人毋须家乡,即便心灵的也不需要。说一切归于练习,以形式的迷恋、步法的注重,遮掩的可是后面那对落实的犹豫?就像天生的沉淀物确又爱上魂游意外,又或倒过来,没脚的飞鸟缘到处,竟懂心系沉重的质与感。

旅人、练习者,正是中途之人。中途,可以是东不成,西不就,但也可以上下接通,通天通地,神鬼神帝。练习意味着准备,不断练习的姿态,正是一种面向未来,期待以未来承托的积极性,因而读《风格练习》可能偶尔读出伤感,见其说命运难免透出无奈,然而,最后的底子仍是一张笑脸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