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北京赛车微信群- 泉州0595新闻资讯网 !    

“相声小王子”曹云金?不向逆境下跪

时间:2015-05-31 18:39 点击:

  80后相声演员曹云金,因为帅气的外表和幽默诙谐的表演风格为观众所熟知,他开奇局、辟蹊径,首创视觉相声演绎的时尚新篇章,被称为“80后欢乐教主”,连续3次登上春晚舞台,也是2014年唯一登上春晚舞台的相声演员。10月中旬,他刚结束电视剧《杀手锏》的拍摄,又马不停蹄地加入了由他主演、英达导演的《龙号机车》剧组。鲜为人知的是,从一文不名的“北漂”打拼成“跨界明星”,他背后一直有坚强母亲的一双手在托举!

  下岗母亲引荐,拜师郭德纲

  1984年,曹云金出生在天津市—个普通工人家庭。天津是全国闻名的曲艺之乡,小时候,只要母亲打开半导体收音机听相声,调皮好动的曹云金就会非常安静。他最爱听马三立、侯宝林等大师的段子,常常乐得手舞足蹈。

  曹云金9岁那年,父亲得了一种怪病,不能睡觉,成天只能坐着,躺下就喘气。为了给父亲治病,母亲带着父亲跑遍了天津、北京的各大医院,都不能确诊到底是什么病,一家人欲哭无泪。1999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曹云金端了一小碗面条来到父亲床前,一勺勺喂父亲。此时父亲已被病痛折磨得形容枯槁,吃了半碗后,突然抬头望了儿子一眼,眼神里充满疼惜和眷恋,然后头一歪,眼睛就闭上了,再也没睁开。

  母亲很坚强,几乎没哭过。曹云金和妈妈一样,把伤痛和思念埋在心底。高中毕业后,他尝试着做小生意,学摄影,还当过汽车销售员。虽然踏上了艰难的谋生之路,但曹云金对相声的热爱却与日俱增,说话越来越幽默,很多人都说:“嘿,金子,你说话真逗。”别人的夸奖,让他心里美滋滋的。

  一天晚上,曹云金回到家里打开电视,屏幕上相声大师刘宝瑞正在表演单口相声《官场斗》。他认真听完后,情不自禁地模仿起来。母亲见儿子着魔似的喜欢相声,就问:“金子,你这么爱听相声,想不想学呢?”他笑着说:“想学,您给我找个师父吧。”母亲又问:“你想跟谁学相声?”他脱口而出:“马志明和田立禾两位老先生都可以,我只服他俩!”

  2001年春节后,曹母通过朋友找到了相声泰斗张寿臣的关门弟子田立禾,但对方不收徒弟,只答应给曹云金开蒙。见大师愿意教他,曹云金开心极了。从此,家里却多出了一笔开支。已下岗的母亲一天打3份工:上午给餐厅洗碗,下午做钟点工,晚上还要带点手工活回家做,常做着做着就睡着了。曹云金看着日渐苍老的母亲,心疼不已,他暗下决心学好相声,赚钱了一定让母亲好好享清福。

  入门后,田立禾建议曹云金报考自己所任教的中国北方曲艺学校。曹云金自知不是上学的材料,最终谢绝了田立禾的好意。学相声,没有师父手把手的指导,只能是相声界的门外汉。曹母见儿子为拜师问题而苦恼不已,就对他说:“金子,你有个表姐夫叫郭德纲,你可以跟他学。”

  2001年12月初,曹母带着他来到北京。当郭德纲得知曹云金是特地来拜自己为师学相声时,与他聊了几句,发现他聪慧有灵性,隐约显露狂气,就朝曹母点了点头,“这个徒弟,我收下了。”

  学徒生涯开始后,郭德纲明确要求曹云金每天早晨5点起床,洗漱一番后,出去找个空旷之地喊嗓子,唱太平歌词,7点后回来吃早饭,然后压腿练形体,中午休息一会儿,下午继续练基本功。为了给师父留下好印象,他早起不仅练功,还抢着打扫屋子、买菜、买报纸、沏茶、做饭、遛狗等。有时曹云金受了委屈,心里涌起一阵酸楚,在电话里向母亲诉苦。母亲却告诉他说:“金子,你一定要听师父的话,不仅要多干活,还要动脑子,把活儿干得特别好,师父才会觉得你是块好料。”

  2002年春节后,郭德纲让曹云金练单口相声《五鼠闹东京》,这个段子较复杂,有很多包袱和肢体语言。他练了几天后,自以为过关了,请师父安排别的段子。“不行!这个段子你要反复练,天天练。”郭德纲大声呵斥。曹云金问:“师父,我要练多久?”郭德纲告诉他:“至少需要半年。这个段子很重要,你练得好上加好,以后练别的段子就会融会贯通。”随后,郭德纲隔三岔五检查曹云金的练习成果,经常是听了开场白,就要他“重走,回去。”这个段子让他练得都快呕吐了,也只能硬着头皮坚持下去。

  练了一年多都没有登台的机会,他想打退堂鼓。母亲几乎隔天就给曹云金打电话。一次他无意中流露出对师父的怨意,母亲严厉地说:“那是因为你做得还不够好!”于是他再也不敢抱怨。

  寡母的期盼,支撑儿子顽强打拼

  因为经常被房东赶走,曹云金搬过很多次家。“搬家的次数我也记不住了。老得换地儿,住俩月房东就轰走。我们说相声的,在家一高兴就拿起快板打起来,房东说太闹了。还有一点就是我师父打呼噜,特响。我现在躺在街上都能睡着,就是这3年练出来的。”曹云金说,搬家就是那几年生活的一部分。

  第一次搬出来自己住,曹云金住进了何云伟家,租的是他家的一个储物间。小到躺在床上,一睁眼能看见四个角,就像住在棺材里一样。他感觉住长了人会抑郁,于是快一年后搬了出来,住进朋友的画室里。那是丰台区一个老式小区的地下室,暖气管到了中午直往下滴水,屋里顺着墙哗哗流水,衣服洗完搁在外边太阳晒干了,拿到屋里就马上潮了。屋里的写字台,他每天早晨起来出门要擦一下,否则晚上回来就长毛,再拿白毛巾擦就是绿的,比头发长得还快。在那里住了半年,他胸口长的全是湿疹。尽管条件如此恶劣,但曹云金觉得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而且住这里不花钱,这是最重要的。

  除了居住条件艰苦,曹云金曾有半年没吃过一点肉。“在北京最艰难的时候,我的原则就是对家里人报喜不报忧。我把我的困难跟母亲说了,也就无非是多一个人为我担心而已。我告诉自己,只要饿不死,就要一直说下去。”

  2004年,曹云金终于第一次登台演出,说的是传统段子《报菜名》。他信心十足地登上台,可是没想到,台下总共才10位观众。曹云金越说越紧张,一心想把台下的观众逗乐,可是任凭他使出浑身解数,观众们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并且中途还走了一位。曹云金在心里哀求他别走,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他好不容易说完了,却没有一个人鼓掌。失望过后,自尊心和羞臊感对他形成了强大的动力,曹云金暗下决心,以后登台一定要把观众都给说乐了。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